護生:5. 元代(1280~1367年)

【觀世心編著】

 
 

  5.1 趙孟頫

  5.2 優曇普度法師

  5.3 天如惟則禪師

  5.4 楚石梵琦禪師

 
 
 
  5.1 元•趙孟頫(1254~1322年)字子昂 此頁頂端
 

〔5.1.1〕  元•趙孟頫〈放生〉詩,參閱《護生畫集•第三集》

同生今世亦前緣,同盡滄桑一夢間。
往事不堪回首問,放生池畔憶前愆。(1)

 

【編註】(1)問:一作「論」,參閱《護生詩鈔》

 
 
 
  5.2 元•優曇普度法師(?~1330年) 此頁頂端
 

〔5.2.1〕  元•優曇普度法師〈普勸念佛〉詩,參閱《卍續藏62冊1207:蓮邦詩選》

一切眾生無殺業,十方何處起刀砧。
家家戶戶皆修善,勸念彌陀報四恩。

 

【編註】古德〈戒殺〉詩〔見本書9.2.1〕,和此詩頗為相似,參閱明•宗本法師《卍續藏61冊1156:歸元直指集•卷下》:
一切眾生無殺業,十方何處動刀兵。
家家戶戶常修善,天下何愁不太平。

 

〔5.2.2〕  元•優曇普度法師〈慈心不殺〉,參閱《龍藏147冊1606:蓮宗寶鑑•卷一》

卵胎濕化,飛走蟲魚,皆未來諸佛之流,或過去多生父母。至於顒顒怖死,汲汲貪生,避苦而樂其身,此情一等,求安而養其命,斯理萬均。何乃聲哀哀而牽上刀砧,眼盼盼而驅就死地。或張羅亘野,布網連山。火逐嶺以高低,煙隨處而疎密。疾電之鷹爭舉,追風之馬競前。猿覩箭以魂飛,雁看弓而膽落。解頭陷腦之酸難抵,洞胸徹骨之痛奚禁。況斯等共稟五行,俱含四象,同沾佛性,共有神明。何乃陳此肉山,樹茲炮烙,充其口腹,美彼心肝。殊不知斷其命者,是出佛身之血。食其肉者,寧非父母之身。造殺害之深尤,斷慈悲之種性。生前福壽,暗堮蠵i。死後沉淪,刀山劒樹。還作雞猪魚兔,次第填償。至於宰割烹炮,因果相似。

諦觀食肉,可謂寒心。縱售易於屠門,亦難逃於重罪。菩薩寧當破骨,終不食噉眾生。是以白兔焚身,而仙人不顧也。草尚不拔,肉豈容甞。遠彼庖厨,有聞聲不忍之訓。養他出賣,同口殺心食之尤。大聖垂慈,所以制戒,永斷殺生,其德大也。修淨土人,故當持守。可謂不貪香餌味,始是碧潭龍。

 

〔5.2.3〕  元•優曇普度法師〈放諸生命〉,參閱《龍藏147冊1606:蓮宗寶鑑•卷六》

欲趣菩提,慈心為本。凡修淨業,濟物為先。

 
 
 
  5.3 元•天如惟則禪師(1286~1354年) 此頁頂端
 

〔5.3.1〕  元•天如惟則禪師,參閱《卍續藏70冊1403:天如惟則禪師語錄•卷三》

戒殺者,勸人莫殺物命也。物在性命,不可殺也。報償之理,如影隨形,殺之必受其報也。

 

〔5.3.2〕  元•天如惟則禪師,參閱《卍續藏70冊1403:天如惟則禪師語錄•卷三》

裴公美曰:「血氣之屬必有知,凡有知者必同體。」張橫渠曰:「民吾同胞,物吾與也。」歷觀古君子之言,蓋謂物之與人同稟靈知之性也。物雖不若人之最靈,然其愛身惜命之情,畏死貪生之念,則與人無少異也。靈知既同,情念又同,故謂之同體也,故謂之吾與也。吾與者吾儕輩也,既為同體之儕輩,其可殺而食之乎。奈何最靈之人不能禁口腹之欲,不能推同體之思,不顧其愛身之情,不憐其畏死之念,往往故殺而食之。殺彼之身,以養我身。害彼之命,以活我命。仁恕之心,果安在哉。

 
 
 
  5.4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(1296~1370年) 此頁頂端
 

〔5.4.1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卍續藏71冊1420:楚石梵琦禪師語錄•卷十三》

慈悲誓願如山重,業識塵勞似海深。
十字街頭賣魚去,護生心是殺生心。

 

〔5.4.2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金籠鎖鸚鵡,鸚鵡苦思歸。既失煙霞伴,徒傷錦繡幃。
臨風吐音響,對月理毛衣。若得君恩放,還尋隴樹飛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寒山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1.1〕。

 

〔5.4.3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買肉又買魚,養妻兼養子。脂膏在他身,罪過歸自己。
可惜七尺漢,竟成一團滓。死後入地獄,生前昧天理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寒山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1.11〕。

 

〔5.4.4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寧食自己肉,莫攪他人腸。止殺可延壽,改過勝燒香。
人欲殺豬時,豬走無處藏。死後墮地獄,身先投鑊湯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寒山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1.12〕。

 

〔5.4.5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提籃買魚蝦,只揀鮮鱍鱍。拋放池水間,十可八九活。
斫肉血淋漓,揮刀難止遏。殺生養己命,冤報何時脫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寒山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1.13〕。

 

〔5.4.6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持齋猶不足,茹素太無厭。就筍煨糠火,生蔥拌食鹽。
麵同魚作臠,麩借肉為臉。妄想沈生死,都因為口甜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寒山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1.14〕。

 

〔5.4.7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他心諸佛心,我肉眾生肉。都來無兩樣,豈可欺四足。
他是畜頭人,我是人頭畜。雖曰異皮毛,何曾殊愛慾。
請君斷羊膳,從此開魚獄。今世施歡喜,來生免嗥哭。
臘月三十日,革囊將火浴。首參無量壽,身著自然服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拾得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2.1〕。

 

〔5.4.8〕  元末明初•楚石梵琦禪師,參閱《嘉興藏33冊B283:天台三聖詩集和韻》

洋銅一壺酒,熱鐵兩盤肉。諸佛無妄言,調達長在獄。
釋子當持戒,沙門合離俗。休誇色身健,正恐業果熟。

 

【編註】此詩乃用唐•天台拾得大士的詩為韻〔見本書2.2.5〕。

 
 
 
請查閱《視窗操作》,即可輕輕鬆鬆瀏覽本站。 此頁頂端
 
 

護生:5. 元代      若無顯示左方視窗之檔案總管,請按「首頁」。